南昌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刺客猎人 第四十章截流

来源: 分类:游戏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06月01日

刺客猎人 第四十章截流

獠牙感同身受,爆出一声清冽的颤鸣。最外围的一层银纹剥落,化作星星diǎndiǎn的光,融入高登的精神世界。

他脑海中顿时多出大量信息,是关于獠牙的一些攻击手段。

以高登的精神力,即使是獠牙最外围的传承,他也无能吸收,强取只会遭受反噬。但如今精神的黑暗面与这条河相连,底气十足,轻松借其化解反噬。

但他并未趁机吸尽传承,反而一动不动,目光好似猎食的毒蛇,紧紧追逐着河流。

波涛声越来越响亮,河面呈现出各种怪异的姿态,时而扭曲成一条条弧线,螺旋般拱起;时而平平展开,水银泻地般席卷。

一记惊天动地的轰鸣炸开,一道道浪柱冲天而起,河流挟着滚滚水雾夭矫飞腾,冲向虚空。

高登望着河水源源不绝地扑出视野,依旧意守獠牙,静如石像。

波浪不断涌过周身,愈来愈少。高登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一diǎndiǎn化作最初的暗流,与奔涌而去的河水拉开距离。他明白,暗流源出自己精神世界的黑暗面。一旦这条河全部离开,暗流就会退回精神世界,黑暗面从此关闭,再也无法打开。

高登眯起眼,闪过一道冷冽的锋芒。这条河绝大部分已经消失在虚空外,只剩下一小截尾巴,还在扭曲涌动。

最后的河水流过高登身侧。

他突然转身,獠牙毕露,迸射寒光,像一柄雪亮的冰刀插进河流!

“你的胆子有多大,你就有多高。”这是侏儒族脍炙人口的名言。

獠牙划过,水花迸溅,一段河水被高登硬生生截住,就像斩断了这条河的半边尾巴!

相比汪洋无尽的长河,半条尾巴太过渺小,不值一提。但它终究感到不适,奔向虚空的另一半痉挛般弹跳起来,咆哮如雷,掀起狂涛骇浪。

河水疯狂抽动,似要逃脱,却被高登操控獠牙,死死定住。银色花纹一层接一层从獠牙上剥落,化作灿烂星雨,激溅四射。

每蜕落一层银纹,便意味着传承丧失了一部分,高登再也无从汲取。

当年,始智一脉惨遭灭族,最后的逃亡者携带传承银纹,强行穿过时空壁障,以一缕残魂躲进这个世界,寄生在刚刚出世的高登脑中,陷入沉眠。

始智一脉的传承由此渗透高登的脑海。这些传承银纹是始智一脉无数年的文明精髓,如同一个巨大的宝库,蕴含了浩瀚的精神力量。高登承受不住,以致精神凝固。直到他在幽灵戈壁受了反生命的刺激,凝固的精神打开缺口,才唤醒了逃亡者的残魂。

最终,逃亡者留下始智一脉的本源力量——獠牙,彻底湮灭。

现在为了截住这段河流,哪怕耗尽传承银纹,高登也在所不惜。

此时,奔向虚空的河流消失在视线尽头,它离开了!

双方的连通瞬间切断,高登向自己的精神世界飞倒退。而獠牙裹挟住这段河流,一起倒退而回。

河流怒吼挣扎,惊涛汹涌,卷起一堆堆浪沫砸向獠牙。獠牙摇晃,银纹不断溅洒,苦苦抵挡波浪的反扑。

突然间,脑中“轰”的一声,高登返回意识的另一面。深渊般的黑暗将他推出去,轰然关闭

刺客猎人  第四十章截流

獠牙悬浮脑海,色泽灰暗,渗出磨损的裂痕,显然遭受重创。银纹只剩下几缕,是始智一脉最核心的传承。

高登缓缓睁开眼,不知不觉,他已伫立在坑洞的出口外。四下里,砾岩覆盖视野,广漠无边,反射出坚硬冰冷的光泽。谁能想到,曾有一条神秘浩荡的长河盘踞此处,

默然片刻,高登仰天狂笑,从未如此恣意张扬。

在他脑海中,一条大河澎湃奔腾,浪涛卷起一颗颗沙粒,上下翻滚。

他截取的不仅仅是诸多生灵的精神世界。沙粒蕴藏的武技秘法虽然宝贵,但比起河流本身,不啻天渊。

掌握了这条河,就掌握了打开精神世界黑暗面的钥匙!如果得到观想秘法,修炼通灵技,高登就能开辟出两个精神海!

更重要的是,将来有一天,他或许能炼化这条河,开始前所未有的级进化!

“这是属于我的沙数恒河。”高登转过身,重新走回坑洞。

瞎眼巨人和地精躺倒在洞口,昏迷不醒。巨人四肢摊开,胸膛起伏,脸上凝结着憨厚的笑容。哥伦布口吐白沫,神色惊恐,手脚还在无意识地抽搐。

幸好这条河已经离去,否则他们两个会一直深陷黑暗,直到死去。

高登从巨人身上踩过,走进罪坑底部,找出几件结实的秘银丝织外套,将奇珍异宝全部打包。

根据洞轮密珈的修炼要旨,七个洞轮可以像明王那样,用同一种材料开辟,使军荼利尼生出夜叉焰的燃烧力。也可以用不同的材料开辟洞轮,使军荼利尼拥有截然不同的七种威能。

后者需要耗费更多的资源、时间,难度远胜前者。哪怕整个眼镜蛇家族的宝库敞开供应,也只够开辟一、两个洞轮。

背着小山般的包裹,高登步履蹒跚,就此离去。从今往后,他只有拼尽全力,搜刮天地异宝,才能满足洞轮密珈的需求。

两天后,哥伦布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皮。

“小弟,快醒醒!”他瞧了瞧四周,跳起来,用脚使劲踩瞎眼巨人的脸。“你一个小弟,怎么能睡得比老大还久?以后怎么保护我?”

瞎眼巨人打了个喷嚏,低吼一声,坐起身来。

“我梦到好多可怕的怪兽!当然了,伟大英勇的哥伦布向来是战无不胜,胜不了就逃的……”哥伦布抹了抹嘴角的口水,心有余悸,还好是在做梦。

“我看到妈妈了。”瞎眼巨人闷声説道,“但我现在又看不到了。”

“看不到才好,不然你也去地狱了。咦,那个人类哪去了?”哥伦布定了定神,忽觉不妙。他一溜烟跑回罪坑,望见四壁空空,气得捶胸顿足:“靠,亮晶晶的宝贝不见了!一定被那个人类偷走了!不要脸啊,一件都没给我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类呢?”

瞎眼巨人举举拳头:“抓他,揍他!”

“好,我们去找他!”哥伦布义愤填膺地嚷道,“睡了一觉,我觉得自己有diǎn不一样了,变得更勇敢了!”

瞎眼巨人望着广阔无际的砾岩,抓抓头:“这里好大,找不到呢?”

“找不到就去地表找!顺便旅游,顺便抢劫嘛。”哥伦布爬上瞎眼巨人的肩膀,斗志昂扬,“哥伦布大人永载史册,成为本部落第一个走向地表的地精!”

瞎眼巨人迈开大步,走向岩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