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凤行末世 暗箭伤人

来源: 分类:玄幻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06月04日

凤行末世 暗箭伤人

果然不出她所料,阴淮反手一个偷袭,使得本来占据主动地位的石天措手不及。阴淮趁势抓住石天的缺口,暴风密雨般攻击,观众席上传来一阵叹息。看来这场比赛,石天败局已定。

擂台上,比赛已经结束,石天的脸上有些难看,还有隐隐压抑的怒火。他自认身为佣兵,都是过的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自己虽然算不得心狠手辣,但也绝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比起一般势力培养出来的所谓天之骄子,想打他的主意还没那么简单。之前好歹顾忌这是比赛而非生死搏斗大家还留着几分薄面,但今天阴淮的这些手段,着实让他怒了。

“莫姑娘还是小心点为妙,毒蛇可是不管场合乱咬人的。”石天经过莫颜身侧时,沉沉道了一句。

暗道,这石天还是行事还是太过光明磊落了啊,这样的人刚过易折,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萍水相逢,这些东西还轮不到她来考虑。

阴淮看起来和阴山以及那个绣花枕头阴浩看起来有所不同,相较之下显得更沉闷,不像那么嚣张,但阴冥宗的人还真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让人看不顺眼!

也难怪这个势力臭名在外却无多少人敢招惹,连末世学院都不放在眼里。一旦被这种睚眦必报、心思阴险的人盯上,怕是谁都不好过吧。不过既然她已经惹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对仇人,就得先下手为强。

阴淮死死地盯着莫颜,对方身上给他前所未有的威胁感,他敢肯定,这个看似无害的绝色少女境界绝不逊色于他,甚至还有可能高过自己。想到这,不禁眼色深了几许。

就是现在,终于看到莫颜防守上的缺口,一道黑色阴影飞快地从他的袖口飞出去。众人见到,忍不住低呼一声,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一个绝色倾城的大美人就要从此香消玉殒。以他们旳见识自然明白那黑色物体的狠毒,背后都竖起一股寒气,暗骂阴冥宗果然就会些卑鄙无耻的小人手段。但可惜,天玄大会从来不看重过程,只看结果。

噗,一丝轻微的尖物穿透皮肉的声音响起。此刻擂台上,两道身影纹丝不动仿佛被定住了一般。但是细心地的人就会发现,现在莫颜和阴淮站的位置完全对换过来。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没多少人看清她是怎么移动的,这样的速度,简直让人心惊。

“你,你是故意的。”阴淮的面色快速黑下去,两眼中的光泽也开始黯淡,指着莫颜含糊道,只可惜除她之外已经没人能听见他说的话了。

莫颜眼里闪过一道寒芒,敌人若能能扼杀在摇篮中,那她也绝不会心慈手软,刚才那瞬间,如果不是自己前几日在身法《天涯路》上再度突破,现在躺下的就该是她。

在场的其他人可就不那么想了,虽然天玄大会的比赛并没有明文规定不能死人,但还是对这个有几分忌惮的,毕竟来这里的人都是各方势力中重点培养的对象,不出意外的话成为继承人也无不可,一旦杀人,那两个势力的仇算是结死了。

一时间看向擂台上白衣飘飘的绝色女子,心底深处升起一阵胆寒,此女千万不能惹!

裁判一时间怔住,接到莫颜投过来的眼神才缓过神来,声音里不知是震惊还是担心的有些颤抖:“本场比赛,末世学院选手莫颜胜!”

大会冠军产生本该是一片沸腾的场地却是片刻的寂静万分,不知道是谁缓过神来怪叫了一声,轰的整个气氛瞬间燃烧起来,不知是在谈论谁的狠辣还是比赛的兴奋,亦或是胆寒压抑过后的释放。

谁都知道阴淮是死于自己的暗器之下,不由有些不耻,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如此。

“王妹你还真是让我惊讶,但似乎又在意料之中。”回到住处便一眼见到莫无悔温润如玉,白衣带笑的身影,世界上总有这么一种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心中的抑郁顿时消散几分

凤行末世  暗箭伤人

,对于他这么快就出现莫颜并不意外。

“人若犯我,必诛之,难不成还乖乖等着别人取你性命吗?”莫颜平了平语气回道。

“这话可真是…符合王妹你的行事风格。”莫无悔笑着摇头,他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从皇权里活过来的人谁手上没沾过别人的鲜血。

莫颜不置可否,暗道:你丫这幅笑容下不知染过多少血,不就是会装了一点儿么,谁不会啊。

像是知道莫颜的绯腹似的,莫无悔笑了笑道:“无论如何,恭喜王妹天玄大会夺冠,这下你可是真出名了。只不过,阴冥宗怕是盯上你了。”说到这里,他的笑容不见,阴冥宗的确很棘手。

“反正都已经惹了,怕什么,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再说上次废了阴浩难不成他们还会放过我?”心道,我怎么可能告诉你阴淮早就不是她杀的第一个阴冥宗的人了,想来上次在白皇宫内解决的阴山在阴冥宗内的地位也是不低。

莫无悔有些无奈,但随即也就释怀了,阴冥宗不好惹难道他这深藏不露的王妹就好惹了么?

“你这次夺冠,给学校赢得了五个前往灵玉洞穴的名额,可是有功。”

莫颜撇撇嘴,学院那群糟老头指不定有人怎么编排她呢,杀了阴淮她自己觉得没什么,可对于学院来说无疑是个**烦,虽然本就不怎么对盘,但到底还没上升到明面上来,这下叫她给全捅破了。

“是功还是过,怕是没那么好评判吧。”她声音里难得有些愤愤。

莫无悔一怔,随即就明白过来道:“阴淮的死对学院来说的确是个**烦,但身为大陆第一学院的尊严,也是不容挑衅的,王妹放心,学院的长老们有的人虽然固执了点儿,但事关学院名誉还是不会不识大体的。”

这就是所谓的死要面子活受罪么,莫颜暗自偷偷嘲笑,若真是这样她倒乐得见其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