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圣道狂徒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专打闷棍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10次 时间:2019年06月11日

圣道狂徒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专打闷棍

真精注入黑兵那冰冷的棍体后,竟如泥牛入海,半天没有反应,连一点象征性的光芒也欠奉。

这是不合理的。

真精不论是灌注身体还是兵刃,都应该放出标志性的金光。

“莫非是我催动真精的强度不够?”吴赖微微皱起眉头,再次以倍于上次的强度催动真精。

结果仍是一样,不过他却发现了一些端倪。

真精注入后伊始本是畅通无阻,但很快又如陷入泥潭一般,消失无踪。

由此推断,一定是棍体内有什么东西将真精阻挡了,或者说吞噬了,以至于无法灌注整个棍体。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这棍子里还有玄机?”他大感不对劲,不再贸然催动真精,忽然闭目凝神,试着将精神力向内延伸。

里面一片黑暗混沌,并无异状,只有丝丝凉气,令人神清气爽。

然而正当他的精神力准备进一步探查时,竟遇到一股无形却又确确实实存在,一股由阴寒之气形成的屏障将他的精神力给震了回来。

那股阴寒之气甚是强大,几乎形成一堵气墙,将棍体内整个通路都给堵死了,可见至阳真精定是被它给抵消了。

只要能将这股寒气冲破,真精必能畅通无阻。

弄清楚症结所在之后,其余就好办多了。

至阳真精乃至阳之物,正是一切阴寒之气的克星,更何况还有比之更强的至阳真火,要冲破这股寒气屏障并非十分困难。

说干就干,他赶忙再次催动真精,狂涌入黑兵之内。为了加快效率,他决定以点破面,集中真精狂冲一点,必可事半功倍。

真精被他以精神力高度集中,形成一股粗壮的滚滚洪流,凶狠的撞击在寒气屏障正中心。

一寒一热,一阴一阳两股力量剧烈交击,以至于吴赖耳鼓内爆鸣不止,心神巨震。

寒气屏障被真精剧烈冲击,果然被迅速蒸发。但这股寒气着实很强,这点损失不过九牛一毛。

吴赖当然也知道不可能一蹴而就,真精源源不断的涌入,狂龙猛虎般剧烈冲击那一点。

与之相应,体内真精亦强度倍增,如江河奔腾,强烈冲击着经脉。

也亏得他经脉足够强韧,才如此高速、高强度的运转真精,化作一般武者,经脉哪里经受得住这等冲击。

不过强横如他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冲破这股寒气屏障,可见后者之强。

“他娘的,还真够顽强,小爷再给你加一把火!”吴赖心下冷哼,激发至阳真火,和真精一道冲击寒气。

这一招果然立竿见影。

真火真精,两股阳极力量,相合之后,温度几乎达到极点,寒气便如冰雪遇到烈日般迅速汽化消融。

足足两个时辰后。

轰!

随着一声巨响,厚重如山的寒气终于被吴赖从中破开一条巨洞,继而如摧枯拉朽般轰然崩碎。

去了这“拦路虎”,真精畅通无阻,如浪潮般贯通整个黑兵,然后在棍体内来回奔腾,竟形成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

嗡!

一声激鸣,黑兵那黝黑的棍体刹那间迸发出耀眼夺目的金芒,且灼热起来,激荡出炎炎热浪。

吴赖更是心情激荡,哪想到黑兵竟还能增强真精的威力。

不过他还来不及多想,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蓦地里,他就觉手里猛地一沉,黑兵的重量竟然突增了一倍,达到千斤之重。他猝不及防之下,黑兵差点没脱手落地。

“怎么可能!”吴赖心下更是震惊绝伦,难以置信,但事实又摆在眼前,却又不得不信。

他深吸一口气,强行镇定,真精如潮水般退回体内。

黑兵果然倏地一轻,恢复原来重量。

果然是真精令黑兵的重量增加了。

“看来定是锻造黑兵的金属材质特殊,才会出现这种种异象。”吴赖略微一思量,便知道根源所在。虽然他想不出是什么金属如此神奇,但也知道其必是阳刚之物,否则怎能与至阳真精如此契合。

可是既然是阳刚之物,其内又怎会有阴寒之气呢?

他又以精神力将黑兵检查了一遍,并无异状,如此一来更是挤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想不通也就懒得去管,反正今次是捡到宝了。黑兵不但可增强真精威力,还能突然增加重量,简直就是阴人神器。

试想一下,对人交战时,自己手里兵器突然变重,威力倍增,再给对手来一闷棍,谁人受得了。

“哈哈,这他娘的简直就是专打闷棍的神器啊!”想到得意之处,他忍不住狂放浪笑起来。

如此神兵竟被他用来打闷棍,也亏得他才做得出来。

当然了,要达到这种效果前提是他必须能通过控制真精令其轻重如意。

想要做到这一点,当然不是不是耍耍嘴皮子、意淫几下就能办到,那需要长时间的苦练和磨合才能将黑兵指挥如臂。

趁着距晚上开始巡夜还有三个多时辰,陪蝴儿吃过午饭后,他便即开始训练如何控制黑兵。

开始时自然不是那么容易,那种忽轻忽重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有些难以适应。不过他毅力惊人,再加上悟性极强,很快就掌握到了诀窍,黑兵在他手里越使越顺,变幻莫测,颇有些棍法大家的风范。

若是外人见了,肯定不会知道他乃是棍法初哥,使棍才几个时辰而已。

又练了个把时辰,他蓦地厉喝一声,双手持棍高高跃起,真精狂涌,黑兵化作一道金色闪电重重劈在地上。

砰!

一声闷雷般的巨响,整个后院都好似剧烈晃动了一下,地上直接被棍头击出一道大坑,气劲激荡,土石飞扬,好不骇人。

“嘿嘿,还不错。”吴赖对这威力还是颇为满意的。

练了这许久,饶是强悍如他也累得够呛,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再加上时间也不早了,便也不再练了。

冲了个澡,洗去一身污垢臭汗,又打坐调息一个时辰恢复体力,这便穿上一身行头,扛着黑兵准备出门。

临行前,蝴儿出门相送,眼眶微红,强忍着没有落下泪来,颤声道,“吴赖哥,你可一定要小心点,我等你回来。”

她虽然没有见过妖灵,但也听人谈起过其凶恶,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危险。她知道吴赖的性格,自然不会劝他不去。

“这妮子要不要这么煽情,搞得我都快受不了了!”吴赖又是心暖又是心酸

,他必须要对自己狠,也只得狠下心来,出门去了。

日暮时分,白府内练武场上,百余名精英子已经来得差不多了,就差吴赖那一队人马了。

“吴赖他们搞什么鬼,都这时候了怎么还不来?”

“就他们那队人,除了他自己和几个心腹外都是些歪瓜裂枣,实力着实不敢恭维,来不来差别也不大。”

“嘘!我劝你还是少说这种话,难道你忘了白天在武库里他是如何收拾白狂和白辉二人?”

“我当然没忘,只是看他人不在随口说说而已。”

“我看咱们还是老老实实杀妖立功,这两边的主都不是咱们能惹得起,还是少掺和为妙。”

场中议论声不绝,对于白天武库吴赖大发神威震慑两名炼精五重强者之事津津乐道,还不是偷偷瞄那站在两丈开外的白狂、白辉二人。

这二人又不是聋子,如此明显的议论声怎么可能听不见,气得是浑身发抖,简直是奇耻大辱。

就在这时,一阵整齐划一的步履声伴随着嘹亮的歌声传来。

“大王叫我来巡山呢,巡了北山巡南山呢……”

“这是什么歌,也太恶俗了……”众人愕然回头。

只见吴赖身穿银盔亮甲,肩扛着一根漆黑铁棍,带着九名队员雄赳赳气昂昂过来。队长骚包,九名队员自然也不例外,一个个披坚执锐,昂首挺胸,神气极了。

“吴赖这家伙搞什么鬼,扛着根烧火棍还这般得意……”

“还有他手下那些队员,也不知是从哪弄来的兵甲,好像比咱们的还要好。”

“呃……我怎么感觉他们不像是去除妖的,倒是像下山打劫的土匪。”

众人愕然以视,低声议论。

他这副神气活现的样子更刺激了白狂和白辉二人,死死盯着他,目中迸射出无比仇恨的目光,一副仇深似海的样子。

吴赖自然不会将这等跳梁小丑放在心上,嗤之以鼻,仍是我行我素,带着众队员昂首步入练武场。

“什么东西,有什么好神气的!”白狂认不出啐了一口,愤然之极。

白辉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但心情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就在这时,姜曦和白枫过来。

“姜少爷、枫少爷,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眼看着这小子继续张狂!”白辉冷然道。

姜曦目光阴冷盯着吴赖的背影,嘴角扬起一道阴毒而诡异的弧度,冷然道,“你们大可放心,他张狂不了多久了。”

白狂,白辉二人均是浑身一震,目光惊骇,后者沉声道,“您的意思是要咱们在巡夜时暗地里将这小子除了?”

也难怪他们如此反应,他们虽然怨恨吴赖,但也没胆量敢杀他。

姜曦冷冷一笑,不置可否。

白枫淡然道,“有些事情是无需我们自己动手的。”

二人浑身寒气直冒,骇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白江雄与一众白家长辈入场,一个个神情肃穆,颇有些给他们壮行的味道。

场中立时静了下来。

5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病毒感染反复发烧怎么办
宝宝咳嗽反复发烧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