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二百三十四章 降伏其心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4次 时间:2019年06月04日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二百三十四章 降伏其心

“哎哟我去!”易章弋吃惊的叫了起来。<-.

易章弋的问题林子夜还未做回答,易章弋便吃惊的叫嚷了起来,“它,这是怎么了?”

巨蟒在伤口恢复了之后,原本长达五十米左右的身躯,竟然渐渐缩小,最后变作一条普通蛇一般大小,这让易章弋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俨然,巨蟒的这般变化,和林子夜之前的动作是完全分不开的。

林子夜将巨蟒身体开了一个洞,巨蟒在其之后便极度萎缩,林子夜一定知道这其中的奥秘才对!

巨蟒在萎缩成普通蛇大小的时候,易章弋上前,一把捏住了巨蟒头部往下几寸的位置。

“再牛,你再牛,再牛把你当夜宵吃了!”易章弋毫不客气地对巨蟒説道。

此时,林子夜对易章弋笑笑,回答道。

“喏,就是这个啊……”林子夜从背后伸出了双手,这双手之上,有着一大坨黑黑的东西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二百三十四章 降伏其心

。教我妖术的女孩234

“离我远diǎn!!!”易章弋往后一闪,“什么,难道是……这大蛇的排泄之物?”

林子夜道:“你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从他身体里拿出那种东西……你仔细看!”

易章弋心道,也是,排泄物也不该是存在在那种地方的才是,于是,他皱着眉头,往林子夜手里再一看,那坨黑黑的东西被林子夜用手拨弄着,不一会儿,便显出了原本的样子。

哦,原来那东西不是黑『色』的啊,覆盖在拿东西上的黑『色』,是巨蟒血的颜『色』,灯光之下呈现黑『色』,事实上应该是暗紫『色』吧。

林子夜拨开了血,『露』出那东西本来的面目,易章弋看着那东西,觉得那东西似乎像一种什么呢?

哦,对了,是豌豆!

不过林子夜手中的‘豌豆’可要比普通豌豆要大上不知道多少倍呢!

林子夜的手虽説很是小巧,但也有易章弋手掌的十分之七大小,这‘豌豆’在她双手捧拿之下,竟还完全遮盖不住,可见这豌豆之大。

“豌豆?”易章弋问道。

林子夜竟然diǎn了diǎn头,果然是豌豆么?

紧接着林子夜摇了摇头,“事实上这是一种花种……”

“花种?”易章弋不解。

林子夜diǎn了diǎn头,继续説道:“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説闻到了一阵花香的事儿么?”

易章弋diǎn嗯了一声,示意林子夜继续説下去。

“后来我仔细观察附近也没有植被什么的,并没有我所説的那种花,于是我就想到了,这花可能就种在这大蛇的肚子里,虽説有些不切实际,不过,看来我的判断没错啊!”教我妖术的女孩234

虽説林子夜从巨蟒七寸处挖出来的并不是花,而是花种,但其‘增强巨蟒实力’的效果是达到了。

“你是説,这条蛇之所以这么强悍,变得这么巨大,完全是和这颗花种有关系么?”易章弋摇晃了一下手里的巨蟒,提出了疑『惑』。

林子夜diǎn了diǎn头,看来易章弋想的没错。

“那么……”易章弋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兴奋,“如果我把这颗花种吃掉的话,会不会同样增强自己的实力呢?”

林子夜眼珠一转,回答道:“不知道,这种花目前还没有给人服用过的,况且,这种花的效果是通过花香来暂时增强自身实力的,而这条蛇误把此花的花种吞食,变得如此巨大应该也算是特例的存在,如果你愿意冒险一试的话,这颗花种就无偿送给你了!”

林子夜双手往易章弋面前一递,易章弋挥了挥手,“还是算了吧,我还是老老实实慢慢修炼好了!”

易章弋是没敢接这颗花种,但不代表易章弋手中的巨蟒没有这个想法,虽説此时的巨蟒已经变作身长不足一米的小蛇,但闻到这花种的香气之后,便立刻在易章弋手中不安了起来,绿豆般大小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林子夜的双手。

“哦?它可能还想把它吃下去……”易章弋冲林子夜説道。

也是,这花种在巨蟒的肚子里呆了那么长的时间,説巨蟒和它没感情才怪呢!

不过话又説回来了,这蛇胃的消化能力那么强大,为什么没能把花种给消化了呢?

“那就再给它吃了好了!”林子夜调皮的拿着花种在巨蟒的蛇头前晃了一晃。

“别开这种国际玩笑了!”易章弋一想起巨蟒在之前的种种表现,到现在还是冷汗直冒呢!

林子夜咯咯的笑了起来,“跟你开玩笑啦,你还当真!”

説罢,林子夜喃喃几语,将巨蟒收纳在了自己的腰带纳界之中。

巨蟒见此,没了希望忽然间的垂头丧气起来。

林子夜将漂亮的脸蛋凑到巨蟒面前,温柔的説道:“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还是会考虑把它再次送给你的,你要乖乖的哦!”

“啊?”易章弋愣了。

“师傅,你不会想把它豢养起来吧?”易章弋惊骇的问道。

林子夜不可置否的diǎn了diǎn头。

“师傅,你养蛇我不反对啊,可你不能再次把得来的花种给它吃了,不然的话,这大蛇到时候反咬你一口,你找谁説理去?!”易章弋再三劝説道。

林子夜颇为不信,“你怎么能这么説呢,你们人类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説的么,‘动物是人类最好的朋友’,难道是我説错了?”

“话是没错啦!”易章弋挠挠头,“我小时候读的一篇课文农夫与蛇,师傅你怕是没听説过吧!”

林子夜摇了摇头,“什么是农夫啊!”

“哎呀,现在的重diǎn不是‘什么是农夫’,而是‘什么是蛇’……额……我都被你搞混了!”易章弋摆了摆手,“这个故事是这样的,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一个冬天,一个农夫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一条被冻僵的蛇……”

紧接着,易章弋声『色』并茂的将这个‘农夫与蛇’的故事讲给了林子夜,以及那条巨蟒听,包括农夫怎么慈爱的将蛇放进自己温暖的怀抱里啦、蛇得到了温暖苏醒过来啦、然后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环境,怎么狠心地咬掉农夫一块胸脯肉啦,都一一的进行説明。

听罢,林子夜恍然大悟,説道:“原来农夫是从事耕作的人啊,好吧,我们新妖界也有这样的农夫,不过叫法不一样罢了!”

易章弋一脸黑线:“都説了农夫不是重diǎn,重diǎn是那条可恶的蛇,哪有以怨报德的!”

林子夜摆了摆手,“不,我觉得这条蛇就不会那么下流,它应该是善良的……”

説着,林子夜的小手伸到了巨蟒的头dǐng,然后温柔的『摸』了『摸』,嘴唇微动,像是和巨蟒説了几句话似的。

巨蟒即刻间变得温顺起来,原本死死缠在易章弋胳膊上的巨蟒,此刻挣脱开来,懒散的在易章弋的胳膊上耷拉着。

“师傅你……这都跟大蛇説了些什么,它怎么这么听话呢?”易章弋不得不佩服林子夜了。

“这是秘密……”林子夜『摸』完蛇头之后,继续説道:“把它交给我吧,我给它安排一个地方……”

易章弋拗不过林子夜,只好松手将巨蟒递给了林子夜,林子夜在接过巨蟒之后,便立刻将它收纳到自己的腰带纳界中去了。

“喂喂……”易章弋伸手就要拦着。

林子夜双手护在胸前,弱弱的问道:“干嘛啊,想要非礼我啊?”

易章弋脸一红,“师傅,你又调皮,你怎么能把大蛇和花种放到一起呢?它要吃了怎么办?”

“我就是让它吃的啊……”林子夜一句话把易章弋噎住了。

易章弋心道,你既然有此一举,那先前从它七寸的位置取出花种是几个意思?这不多此一举了么!

何况,之前巨蟒可是直接的对林子夜进行攻击的,要不是我易章弋,倒在地上的可就是你了!

易章弋感到不服,林子夜解释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降伏其心’!”

‘降伏其心’?这是……

哦,易章弋恍然大悟,这难道就是传説中的,打一巴掌给个棒棒糖吃的‘降伏其心’之法么?

易章弋暗道:呵呵,林子夜好用这招的,我怎么吧这茬给忘了?!

林子夜有意要收服这条巨蟒为宠,或者説,成为自身的战斗力。

因为在枯骨山,可能会有更大的困难在等着我们去克服,事先备好一个有力的帮手,防患于未然也未尝不可。

可是,林子夜这个想法真的可行么?

反正不管怎么样,林子夜所作出的决定,即便是错误的,易章弋都不能做任何反驳,这是原则。

收纳了蟒蛇,易章弋这才将一直想説的问题问了林子夜。

“内个……师傅,你的那招能够切开巨蟒强硬的鳞甲的是什么,为什么你没把这招教给我呢?”易章弋问道。

“哦,你説那个啊,那个是我的绝技——紫芒刃!”林子夜解释道。

“为什么之前没见过你使用这招呢?”易章弋继续问道。

“一般来説我是不会轻易使用这招的,因为要耗费相当强大的妖力才能施展,现在我的妖力已经不足原先的五成了……”林子夜叹了口气。

“居然要耗费五成妖力,那也太……”易章弋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