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彩蝶翩翩舞人间 第二十八章 修道人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6次 时间:2019年06月03日

彩蝶翩翩舞人间 第二十八章 修道人

道光河的对面是光明郡。

道河镇出于平原的最边缘位置,小镇依偎着道光河。

这一天,一艘乌篷船靠在小镇的码头上,从船上下来一个青年。

青年下船后对着船老大点头行礼。

他的脚下已经是光明郡的领土,道门的土地。

高高的古冠就像是一个棒槌,随着他点头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敲打着脚下的土地。

青年是君子,书院的二师兄。

小镇很破旧,有些年月。小镇里住的都是道门的信徒,连普通的教众都算不上。由于道门与帝国的关系,码头没有理想中的繁荣。小镇的居民也都是从事一些最底层的工作。

码头的的石阶在河水与时光侵蚀下变得比小镇还破烂,几块断裂的石条掉到下级台阶上,露出里面褐色的泥土。

奇怪的码头上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位老人拿着锈迹斑斑的工具正在修补石阶,旁边放着两根钢钎,一根木棒,一个竹筐等东西。

台阶本就不宽,老人连着堆放在那里的修路工具就挡住了君子的路。

君子要想上去,先得越过老人,不是想要越,是不得不越。

但君子毕竟是君子,礼数总是周全。那日大骂青木,也是先行了礼。

所谓先礼后兵。

君子行了一礼:“老人家可否借道让行?”

老人抬起头来,枯瘦的脸颊布满岁月的尘埃。散发着腐朽陈旧,如阴暗角落的老木。

“不行”。老人说道,声音像深夜里老鼠啃着门板发出的声音。

“为何不行?”君子皱起眉头。

“道不通,自然不行。”老人重新弯下身子继续开始的工作。

石阶虽说破烂,但还是能走上去。

“为何道不通?”君子继续问,

“因为道没有修好,自然不通。”老人将一截石条抱起来,却怎么也放不回原来的地方。

“那我来帮你修好”,君子蹬上了一步台阶。

老人摇头,那些钢钎,木棒,竹筐就到了君子的身前,木棒横在竹筐上面,钢钎立在竹筐两侧。

钢钎是门框,竹筐是门槛,木棒是门栓,别着一道看不见的门板。

老人在码头的石阶上立了一道门。

”你的道不在这里,要修,也是修你自己的道。”老人说道。

君子动了,礼已经行过。

君子要行,行则思义,不为利回。

笔直方正的戒尺打在竹筐上的扁担的一头,

以方正,去压门栓的一头。

扁担够结实,能挑千斤。但方正重若山岳,何止万斤。

扁担的一头翘了起来,门栓已经拨开。

君子伸出手去,推那扇看不见的门。

老人放下手里的石条,站了起来,右手伸出握住其中的一根钢钎,冷笑道:“都说书院二先生君子方正仁慈,想不到却是强推别人家门的人。”

“这里本来是路,不过是你强立了门,”君子很认真的解释又觉得遗漏了关键的话:“我只是走人人都能走的路,至于仁慈

彩蝶翩翩舞人间  第二十八章 修道人

,不是道门的昊天么?倒是无字崖的修道人却为何跑到这里学其他的那些人做着拦路的事?”

拦路的除了强盗就是坏狗,因为好狗不挡道。

所以君子话里的“那些人”指的不是强盗就是狗。

君子以直抱怨,二师兄还会骂人,无字崖的修道人又哪里骂的过他。

君子好像也不怎么敬昊天。

修道人当然听的出君子话里的意思,老脸微微一红一怒,手里的钢钎向着君子刺来。上面的铁锈在与空气剧烈的摩擦中纷纷掉了下来,给石阶上铺上一层薄薄的铁锈。

君子宽大的袖子轻摆,一步向后退去,面容不惊,高冠不斜。

君子进退有方。

修道人一击落空,手腕一转,钢钎立在身前。

君子的脚下就道光河,他就站在河面上,波澜不惊。

修道人站在码头的石阶上,左手伸出握住了石阶上的另一根钢钎。

码头比河面要高些,但是修道人感觉自己却是站在矮处。

他是修道人,他无法允许自己的道矮过别人,一声尖啸响于码头,如老枭夜啼。

随着尖啸响起,码头旁边树上的叶子被寒风吹过般飘落,啸声未停,树枝已变得光秃秃。

啸声中修道人的身影如同一道闪电般冲向立于河面的君子。

右手的钢钎刺出,

左手的钢钎刺出,

右脚一刹那间不知道踢出多少脚。

君子同样一声清啸,清啸掠过河面,水里的鱼儿纷纷跃出水面,循着啸声,向着君子的方向。

在鱼群跃出水面时,君子同样迎向修道人。

从静到动的转换不过电光火石间,手中戒尺打向修道人右手的钢钎,“轰”的一声,道光河的上空炸响一声惊雷,跃起的鱼儿纷纷惊恐地躲回水底。

明明晴空万里,哪来的雷声。

左手掌一竖拍向修道人左手的钢钎,修道人只感到钢钎刺在一面石壁上面。

右脚同样踢向修道人,砰砰砰,天地元气剧烈的震荡,河水冲天而起,露出水底的黑色的淤泥,无数的鱼儿躲避不及被生生震死。

真正的河鱼之殃。

君子宽宽的两只衣袖如同旗帜,被混乱的天地元气带起的疾风吹的猎猎作响,奇怪是的头上的高冠仍是端端正正。

修道人所有的攻击被君子悉数挡了下来,君子开始迈步,

君子迈了三步,每一步的距离像用尺子量过一般同样大小,又像是踩在一条笔直的线上左右不差丝毫。

第一步迈出,修道人束发的绳子啪的一声断开,灰白的头发四散飞舞。

第二部迈出,修道人右手的钢钎像是被一只无形的脚踩住,跌落向河面。

第三步迈出的时候,修道人双手各持钢钎的一头横于胸前。

君子第三步落在钢钎的正中央,钢钎弯成一个弧线,最后成半圆。

修道人飞回码头上面的街道。

君子蹬上码头。

修道人的嘴角流出一缕暗红色的血迹,眼中没有痛楚,浑浊目光反而变得明亮。

他是无字崖上的修道人,从出生到现在,除去修道,这一生他真的没有做过太多别的事情。

那些美好的青春和本该更加灿烂精彩的人生,他都将之献给了道,那一条条他每时每刻不停修着,属于他的道。

这些年他修了无数的道,今天见到君子,他想看看他这些年修道的成果。

他将君子比喻成答卷,他想在这张答卷上写下自己的答案,看看结果。

郑重的将那些工具收拾在一起,除了掉落在河里的那根钢钎。

他没打算去取回,也许以后都用不上了。

刚刚的交手,他已经明白君子的强大。

君子静静的站立,看着他做着这一切,这也是君子之道。

“二先生,”修道人向着君子行了一礼,第一次介绍自己:“二先生已经知道我是无字崖的修道人,想必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苦笑:“其实我也忘了我的名字叫什么,二先生就叫我十三好了,在无字崖他们都这样叫我。”

苍老的面容竟笑得有些涩然,他本不太会说客气的话,说这些,已是他脑海里最客气的词汇。

“十三老人家”,君子回礼,他安静的时候,本就是谦谦君子。

修道人没有再说话,双手捧在胸前,脸色变得虔诚。

君子也没有再说话,脸色变得肃然。

不是对于即将到来的再一次战斗,是对于一个老人的尊重。

尊老,是君子的美德。

修道人口里开始低低地祈祷,如同那些最虔诚的教众:“伟大而仁慈的昊天,感谢您,请听见您子民的呼唤。将您的光明撒向人间,驱散这无边的黑暗……”

他念的是道门的经文。

君子有些不喜,刚刚对修道人微微的好感被他用于祈祷的这段经文冲得烟消云散。

这个世界很黑暗么?

但他还是耐心的等待。

他也想看看道门的神术。

随着祈祷,修道人捧在胸口的双手慢慢地张开,聚过头顶。

像是迎接某种最尊贵的降临。

随着修道人双手的张开,在深远的天空之上射下一道白色的光辉,他的脸上变得狂喜。这是道门的大光明神术,以前的他无论怎么样虔诚的祈祷,都没有施展成功过。

这一次也许是昊天垂怜于他的虔诚。

原本消失的信心重新回到修道人的身上,目光更加的虔诚,更加的明亮。

双手缓缓的左右分开,那道光辉就变成了一道光墙。

洁白,明亮。

君子抬头看了远处高高的光明顶一眼,开始疾步而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光墙危险,当然是危墙。

修道人的双手向后一拖,光墙便向着君子砸了下去。

是的,就是砸了下去,像是一堵墙轰然倒塌,要把君子埋在墙下。

但君子走的更早,走的更疾,墙倒下来的时候,君子已经到了远方。

墙没有砸住君子,那些砌墙的砖就变成了路上的石子,弯弯曲曲,高低起伏如同小径山路。

君子再走,

君子当走大道,君子避过小径来到修道人的面前。

君子的道不是修出来的,是走出来的,他觉得修道人祈祷的不对,便替他想更正。

在后院的时候每当三三做错事的时候,君子拿着戒尺替三三更正。

以至于三三总是说二师兄叫君子,从来却只是会打人骂人。

戒尺落在小径上,小径就一截截破碎,戒尺落在修道人摊开的手掌上,手掌变得红肿,再也无法托住光辉。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君子觉得自己在码头这儿的时间已经耽误的太多,小师弟苏颜还在后院里病着。

这一次修道人比刚刚更强大,这一次的战斗却结束的更快。他看着自己红肿的双手,有些茫然失措。

他呆呆的站在那里,想不同自己修了一辈子的道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败在一把教育学生的戒尺上。

君子走过他的身旁,向着小镇上的街道走去。

修道人还是没有动。

君子想了想,终于说了一句:

“你修的道始终是别人的道,我走的却是自己的路。”

说完后没有再回头,因为小镇的街道的远处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骑士,

骑士是道门的护教骑兵。

修道人的脸上出现恍然的神色,接着更加茫然。

难道自己修的道真的错了?

无数的光辉从他的身体里面透出来,他身体里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太阳,刚刚降临的那些昊天神辉,本就不是他的身体能够承受得起的。

光明顶上,掌教大人收回伸出的右手,上面还残留有丝丝神辉流转。

修道人终究还是没有成功施展大光明神术。

掌教大人回味着君子的那句话:

“你修的是别人的道,我走的是自己的路。”

君子果然了不起,只是,那是别人家的。

猜你喜欢